Site Loader
Get a Quote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南方农村报讯(记者 黄进)4月17日至21日,南方农村报记者走访广东湛江雷州市城区发现,小学教师课外有偿辅导学生的情况普遍存在。

尽管近年来,教育部、省教育厅多次下文,强调中小学校不得利用寒暑假和国家法定节假日组织学生到校上课或集体补课,更不得有偿上课、补课;尽管广东省教育厅等五部门于去年9月联合下发《2013年广东省规范教育收费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要求全省中小学教师自觉抵制有偿家教,不得到社会机构从事补课活动,并且明确,公办中小学教师向所教学生收取补课费的,要依据《教师法》给予行政处分或解聘。

党校出租不下十间教室在补课

4月19日,星期六。上午10时许,雷州市委党校内的大榕树下坐满了人,他们一边闲聊,一边等待在党校补课的小孩。

雷州市委党校一楼有间辅导学校\”博印教育\”。该学校负责人唐越忠说,\”博印教育\”去年开班,主要从事中小学生课外作业辅导,学校所用的教室是从雷州市委党校租来的,\”共四间,每间每月租金1200元,年末一次性支付租金。\”租来教室后,唐越忠将每间教室一分为二,隔成八个班。19日10:30分,在\”博印教育\”四(1)班的教室里,约20名学生正在上课。南方农村报记者打听后得知,上课的老师叫王英,是雷州一小的一名班主任,补课的学生都是她所在班的学生。

4月20日,唐越忠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我是有证办学。我敢保证,在我们这里上课的没有在校老师。\”但当记者告知4月19日晚有4名雷州一小的老师在\”博印教育\”的教室里补课,并出示暗访时拍摄的视频给唐越忠时,唐则称,可能是那些老师借了他的教室,他本人对此不知情,\”我的教室随便借,不用钱,钥匙可以从保安那里拿。\”雷州城区一知情老师雷蓉透露,五年前,唐越忠从雷州一小内退,然后租了雷州市委党校的部分教室,用于办辅导班。雷蓉说,唐越忠租来教室后,将其出租给雷州一小的老师,用于补课。\”王英使用的教室也是从唐越忠处租来的,租金不清楚。\”雷蓉说。

唐越忠核实后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4月19日,王英的确在\”博印教育\”四(1)班补过课。王英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坦承,她当天补过课,但她否认收了钱。王英说,由于这个星期要进行智力测验,她弟弟的儿子、女儿,小叔的女儿要她辅导智力题,有些孩子听说后,也要求一起上课,所以,她就借用了\”博印教育\”的教室。\”就一两天的事,根本没有收钱。\”王英坚定地说。

当南方农村报记者告知有家长和学生反映她收取每生300元/月的补课费,甚至连补课所用的写字本都要收10元时,王英情绪略显激动,说:\”家长说的话你也相信?他们有些人想害我。\”据南方农村报记者观察,4月19日全天,雷州市委党校共有不下10间教室在补课。其中,雷州一小二年级某班数学老师谭某当天上午在补数学课。

十多所幼儿园都在出租场地补课

\”党校补课只是冰山一角。\”雷蓉说,在雷州,假日补课地点除了雷州市委党校,城区的大部分幼儿园也是老师组织学生课后辅导的场地,\”几乎每所幼儿园都有老师在补课。\”为何选择幼儿园作为补课的场地,雷蓉还进行了分析:其一,幼儿园周末和晚上不用上课,教室空闲,还有现成的桌椅;其二,对幼儿园来说,教室租出去有额外的收入;其三,相对于民房来说,一些有资质的幼儿园的校舍安全性更好。

4月18、19两日,南方农村报记者走访了雷州市实验小学附近的向阳幼儿园、文星幼儿园、学前幼儿园、天河中心幼儿园、童雅幼儿园、人众人幼儿园、实验学校幼儿园、小博士幼儿园等,发现每所幼儿园都存在小学生补课的情况。

雷州城区一所小学的老师李琼霞坦承,她自己就在实验小学附近一所幼儿园补课,场地租金一个月几百元,\”我跟老板关系好,所以便宜点。正常情况下,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李琼霞说,她带了两个班,共30多人,都是一些亲朋好友的孩子,成绩比较差。但李琼霞没有透露收费的情况。

小学老师章又林透露,他也开了补习班,主要辅导语文、数学、英语等,\”有几名学生上课,都是我的学生。城区里,每所小学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补课情况。\”对于雷州城区各小学老师补课的情况,唐越忠认为很严重。\”可以这么跟你说吧,在雷州,没有老师不补课。\”唐越忠说。对于唐越忠的说法,当地一所小学的一位校领导表示,\”有夸张的成分,但很多学校确实有补课现象。\”至于补课的收费,一些学生和家长都证实,一般情况下,四、五、六年级每生每月450元,一、二、三年级300元。

老师动员,学生能不参与补课吗?

3月26日,网友\”八卦男人\”在广东人民政府政务论坛——南方网广东发展论坛发表题为\”雷州市实验小学周末选择在附近幼儿园或者居民楼给学生收费补课\”的网帖,反映雷州市实验小学附近的幼儿园存在大量补课的情况。网帖称,他们也许要避免检查吧,周末就选择在幼儿园或居民楼进行补课。

该网友称,小学周末补课,表面上学生或者家长自愿,但是,如果有学生不参加,可能他的座位会向后排靠拢,也可能有其方面的影响。

对于该网友反映的情况,李琼霞所在学校的一名中层领导坚称,他们学校不存在这种情况,\”我们学校每个星期都会调一次座位。\”但章又林坦承,他所在的学校有些老师的确会这么做。章又林说,要学生去补课的方法有很多,有的老师老实一点,告诉学生补课的消息后,就等学生自己报名;也有老师会打电话给家长,说小孩成绩不好,需要补课,\”这样是不行的,会让家长很尴尬。\”对于章又林的这一说法,当地一家长给予了证实。他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他儿子在城区一所小学读一年级,去年补了一个学期,今年没有去,一开学,班主任就打电话给他,\”要小孩去补课,至少打过两次。\”(文中王英、雷蓉、李琼霞、章又林均为化名)

(原标题:广东雷州教师有偿家教普遍 市委党校出租校舍生意红火)

Post Author: ko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